张录成艺术网
www.zhanglucheng.net
诠释《轮台风雨》·艺术随笔
 
文章附图

  岁月终将历史的车辙隐匿于漫漫黄沙之下,沙海之上,唯有那一棵矗立于无垠之中的万古胡杨静静目睹着古城的兴衰,见证着文明的传播,凭吊着消逝的记忆。

佛教文明的曙光初现于古印度的上空,贵霜王朝第三代国王迦腻色迦的推扬使佛教的教义愈发升华,泽被广大。几百年后龟兹国古老的土地也深深浸浴在佛光的润泽之下,使得王公贵族争相追捧,无数僧侣虔诚拥簇。贵霜王朝的犍陀罗艺术也在这里落地生根,开出了灿烂的艺术繁花,诞生出了数目众多的石窟与色彩瑰丽的壁画。鸠摩罗什踩着国王的膝盖登上法座,为慕名而来的人们讲解佛法。古寺里的诵经声与街市上的乐舞声回荡在悠长的时光里,翩跹至中原的大地上。  

脩忽间,繁华开遍,却都付于断壁残垣。古城沦陷于外敌之手,直至消失不见;远近闻名的克孜尔石窟被列强的钢刀毁坏强夺,留下触目的伤痕;诵经声在清真寺外戛然而止;乐舞声消匿于风云变换;鸠摩罗什坐着囚车,向着东方渐行渐远。

  谁也说不清历史的烽烟如何弥漫了这片土地,或许唯有那孤立于苍天荒野间的万古胡杨在斗转星移里默默地守望。


                                   ——《张录成艺术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