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录成艺术网
www.zhanglucheng.net
刘大为:神韵天成 边塞诗思——谈谈张录成的画
 
文章附图

  张录成多年来醉心于西部题材的创作。他的作品以关注现实、关注生活、关注中国画随时代而新的探索为特点,并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为当代中国画坛所瞩目。


  表现西部生活的作品很多, 成就了很多优秀作品和大画家。但我们不能只依赖前人已总结的程式规律和表现方法,而应当使自已整个身心投入自然、体悟自然,从而探索新的表现方法和表现形式。对此,张录成做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他摆脱了人们争相追逐的或急功近利的“热闹”场面 ,而是常年奔走于天山雪域、戈壁沙漠,甘于寂寞,深入生活。经过数十年的艰苦努力,独辟蹊径,画出了一批有思想、有深度、表现技法独特、构成新颖的作品,非常难能可贵。这些作品不是简单的技巧堆砌,不是只为形式上的新奇,更不是张冠李戴“拼接”式的“制做”画面,只图表面效果。而是用大写意的手法泼洒生活的积累,展示地域人文岁月的积淀,更重要的是用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从坚实雄厚的生活基础与绘画基础上探索,使作品充盈一种独特的广阔、雄浑、苍茫的边塞诗意,作品中表现的古道落日,戈壁荒漠中胡杨枯柳的苍凉悲壮,草原牛马、骆驼、生灵的野性张力,有一种超越表相,切入文化本体,在当代多元文化多重性上展开,使作品既有浓厚的地域性,又有鲜明的时代个性,更深刻地揭示了人们在这片广袤苍茫 、亘古天地生生不息的精神世界。他的《塔克拉玛干野驼》、《跨越》、《古道佛光》作品,以大写意的手法,用枯笔焦墨,倜傥不羁地泼洒出群驼群马的姿态神力和撼飚气势,中锋勾其扼要,点、线、面反复交错的善用,调动笔墨的内在能动性,既形象生动又触摸现实,赋予了天山南北沙漠古道、草原风情地域性特征。传统笔墨的锤炼,不仅奠定了夯实的基础,也为他探索创新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张录成生长在丝绸之路酒泉,从小酷爱绘画,以此特长招入新疆军区,在大草原大沙漠里生活了近20年。为了画好牛、马、骆驼,他扎根于偏远的军马场,从此,他的心灵完全融入了这些天地生灵。要真正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就必须先找到和自己心灵相通,气息相合的生活土壤,在不断的探索中,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切入点,他在这些生灵的身上找到了丝路文化的信息,承载其精神和力量的巨大能量。为了不断充实自己,他先后求学于湖南岳阳,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院、北京大学诸名家,使绘画视界得以升化。他几十年来坚持一面深入传统,一面学习生活。他强调以宽阔的视角读书学习,更注重画外知识的积累,坚持读书临帖,在书法练习中升化笔墨语言,全面提高修养,使作品达到更高的境界。所以,他作画胸有成竹,笔法精练,形神自生。他的画极富个性色彩,笔墨语言独特,具有时代气息和新的审美视界。他对牛、马、骆驼、胡杨的表现下过苦功,画的速写数以万计,他对动物的运动结构,生活习性做过深入研究,并对动物在历史演变、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十分了解, 更对古丝路文化的遗存孜孜以求, 并对这些和中原文化截然有别的文化特征格外用心。无论他画的群驼、群马、还是胡杨,都表现出了西域丝路文化旷古幽深的大境界,从而使他的画有着不一样的表现思想,不一样的美学意境,以其苍莽沉雄、极富艺术魅力的佳构为当代中国画坛所瞩目。


  此外,张录成的作品在追求传统审美的同时,又不断吸收现代水墨的营养,纯化笔墨、解构笔墨,并将之抽象化,使画面营造出一种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气魄。他将现实生活中真切的心里感受融入强化笔墨之中,高度提炼、概括以达到艺术升华,产生强烈的视觉张力和冲击力。同时,又强化作品整体结构特征弱化细节描绘,注重文化蕴藏而略其具表象,显示出他的秉性与修养,呼唤对西域古道、天山草原文化乃至人生命运的思索追问。


  张录成对西部题材的探索,已臻上一条宽阔的大道,我们祝他走得更高更远。


                                                     刘大为(中国美协主席)


                                                      2010年1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