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录成艺术网
www.zhanglucheng.net
刘曦林:瀚海苦行僧——张录成写意驼马作品读后感
 
文章附图

  庚寅入冬,友人将画家张录成的艺术介绍给我,只见其写意画马、画驼,几近痴狂,犹如出家之颠张狂素也。其后知其经历,1958年生于酒泉,1980年以绘画专长被招入新疆军区,在昭苏大草原萤窗雪案、笔耕朝夕数十年。昭苏位西疆,属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古时这一带的大宛国出汗血马被誉为天马名世,汉武帝刘彻《西极天马歌》曰:“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而今有军马场驻其地,乃边疆重镇。录成于此“和这片天地草原相融,和牛、马、骆驼相伴,走过了近二十个风雪春秋。”(《学画自说》,张录成引文下同)此地夏日绿原草肥花放如锦,其余三季乃风雪舞天寒冰覆地,虽未有梅香出此苦寒境,却练就了录成的艺术心志和极富个性魅力的绘画创作功底。余曾于南疆工作15年,此后与新疆画友多有联系,竟未知其人其艺,遂时慨国大人众画人犹多,而被埋没者多多。在这媒介万千信息通达的今日尚且如此,古代居边塞之高人逸士佚名者又何其多也。余近年整理20世纪中国画史,每章、每节、每段几乎均不断补充人选,深慨中国画艺术非三俩大师孤军奋战而成,乃千千万万画人为群众基础累积之高峰。


  录成言,在其于昭苏苦学的岁月,画案前的地砖被他踏得一换再换,速写习作逾万,废画何止三千,有意无意中实践了穷而后工的诗文创作规律。于是由制作而笔墨,由写实而写意,艺术境界得以升华。就笔者所见其有限的几幅大作,由那笔踪墨迹的变化看得出他笔墨修养的深厚底蕴,从不满足于已有成绩的精神升腾。2005年的《塔克拉玛干野驼》,不是你常见的驼铃声声的商旅步履,而是大笔焦墨狂扫的野驼群奔的狂飙;是年的《汗血印象》,以更浓重的焦墨在黑白参差错落中写出骅骝奋出骏步争雄的意象;《雪山神骏》则在黑白阴阳分割的起伏跌宕中演奏出黑鬃白鬣舞雪的交响。这几张画的优长是大势的激情把握,可商榷处是变形的度,即意象并非抽象的差异。或许是这种度的调整,其后的几件新作似乎发生了造型写实度的回归。如2010年的《跨越》之群马,马形稍具结构,马与马之关系略显分别,浓墨中充以淡墨,而气势仍然是那么雄强;从2008年的《月光漠舟影如山》到2010年的《古道佛光》又将大的块面塑造法改为若断似连的焦墨线型造型法,并施以赭墨浑染基调,这其中既有造型尺度的调整,亦在赭石调子的运用中将那大漠风沙与称为沙漠之舟的驼群结为意象的整体,复进而在留白中现出一缕雾带或一轮佛光,是否又可视为意境和心灵的升华呢。如果其然,在造型的调整中由“不似”的抽象实验回归“不似之似”的意象,是将中国意象美学区别于西方抽象美学的调整;在内美的探索中,是由较为抽象的、宏观的气势挥扬,向内心世界精神、魂灵抒发的转移。


  在上述2005年与2010年作品的比较中,或许可以总结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如写实与写意、具象与抽象、意象与心象、不似与不似之似,以及笔墨与造型,外美与内美,感性与理性,哲理与诗情等等关系的把握问题,无不是升华艺术境界的要害问题。许多有过穷境、苦功的画人,能否在才情张扬之际使其造型与笔墨经得起考验,是其更上一层楼不可逾越的阶梯。不少画人画得满不错了,但卡在这个台坎上。录成在写给我的文字里说:“四十年虔诚修炼,不求小器浮名,虽落得生涯落魄,为求艺术之大道无怨无悔。一个梦想画‘飞天’的少年,已成知天命的苦行僧,何时弃舟登岸?也许只有殉道圆满,才能终成正果!”他是聪明人,悟性满强,说得好,也很清醒。他有类似唐玄奘的那种怀着一线光明而为之奋斗不息的拼搏精神。让我们关注他,看这位来自西极的瀚海苦行僧在未来的岁月里如何更进一步,更深一层,以至像唐僧那样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庚寅冬月于里仁书屋南窗